燕子长年坑断腿

【all義】偏心與花環

試了好幾次都發不出去所以走外連吧

所以我說到底哪裡來的詞拉

趁著出國前發一張,明明沒有上路lofter老不讓我發

太煩了,直接外連

喜歡請給我評論喔,你們的評論是我的更文動力

愛你們,比心

【all義】那個搞事、花魁

注意事項:

※繁中注意
※自己寫好玩
※OOC嚴重
※只是單純想看女裝師兄
※以鬼滅學院為主軸的現pa
※錆兔跟義勇同年,這個是唯一跟學院不同的設定
※有一點蛇戀,不特別打TAG
※亂七八糟,我到底在打什麼
※全員有前世記憶


「大家準備好了嗎?」蝴蝶忍的視線一一掃過在場所有人。

社團裡每個男性成員幾乎都是滿臉緊張,沉重的表情感覺像是要跟手上的那跟簽打起來似的。

莫名奇妙被拉來的眾老師們也是滿臉的凝重。

一臉輕鬆的大概只有女孩子們。

「那麼,三、二、一!」隨著蝴蝶忍的倒數,所有人一同打開自己手上的紙簽,並且仔細看著上面有沒有特別的記號。

富岡義勇一向波瀾不驚的面孔有些微裂。

還真的是很明顯的記號...

【cos試妝慎入】

奇怪了怎麼老發不出去

頭髮很亂,之後會換,單純只是因為拍都拍了不發很可惜🤔

偷偷說,固搭吃義炭,我到現在沒敢跟他說我吃義右😂

三次元有點悲劇,試圖讓自己快樂

【炭義】心中的光芒

不是很懂前面只有注意事項的東西怎麼就能屏了

連接走評論,點進去記得看注意事項

不要抱期待

TAG一樣私心

【all義】生理期的女孩子

注意事項:
※老樣子繁中
※女扮男裝的義勇小姐(?)
※單純寫開心
※全員存活向,但是沒有全員出場
※沙雕智障歡樂向,細節不要太在乎
※嚴重ooc,真的超嚴重,超級嚴重
※九柱:雙水柱錆+義、花柱香奈惠、岩風蛇戀音炎
※錆義比較明顯
※以上

1.
蝴蝶忍一直覺得,死直男富岡義勇唯一一個不直男的點,大概就是對於女孩子生理期的看法。
出於好奇,她曾經有一次問過男性隊友對於女孩子一個月會造訪一次的好朋友有什麼看法。
除了幾個少數特例,比如三個老婆的宇髓天元之外,大半的男性都是一知半解,甚至臉紅。
她還以為富岡先生會給出什麼氣死她的答案,但意外的了解頗多,甚至知道該怎麼照顧。
直到這次的柱合訓練。
開始訓練前蝴蝶忍就已經察覺到富...

【錆義】狐狸新娘

【錆義】狐狸新娘


注意事項:

※繁中

※OOC有

※自己寫開心

※沒油門踩不下去的東西,一點渣都沒有wwww

※女裝師兄出場

※沒什麼用處的水柱錆x甲級義設定

※真菰、香奈惠、錆兔生存線,雖然師姐只出現一下子(。

※兩個白癡明明同居卻在曖昧中

※路人男生出現,路人男x香奈惠

※少女義勇

※蝴蝶忍最佳助攻

※很多細節不要在意太多

※以上↓


白無垢,意欲新娘將拋開過去一切不好的事物,迎接新的一段人生。

白無垢對富岡義勇來說有特別的意義。

鳶子姐姐在訂婚的幾天後便收到了男方送來的白無垢,送到的時候是他收下的,因為姐姐出門去採買當天晚上的食材了。

小小的他沒...

煉義【意外】

注意事項其實裡面有,就大概打個幾個

※繁中注意

※就是月圓夜的煉獄大哥視角

開往幼稚園,文筆弱到不行

天知道我在打第一段的時候多想打煉獄(大笑

總之如果沒了記得跟我說我補上,一樣私心ALL義

我是希望不要被屏拉

【all義】那個藥劑、測試

【all義】那個藥劑、測試

※繁中注意
※嚴重ooc,真的超級ooc,通篇沙雕全員智障
※其實不太算後續啦
※請跟我一起喊:忍姐姐最棒!
※幼義軟綿綿,另外還有吐槽義出現
※不要在乎細節
※時透有記憶設定
※柱全員到齊,有一點蛇戀,就不特別打TAG了
※基本上文裡的粗體字就是內心想法
※好了以上↓

口好渴。任務回來的路正好在蝶居附近,富岡義勇稍微繞了點路去找蝴蝶忍借杯水喝。
「稍等一下喔!」小菜穗聽了他的要求後,頗有活力的跑開。富岡點點頭,站在門口等著。
沒過多久,小菜穗走回來了,拿著一杯透明液體給他。他想都沒想就接過來喝下去了。

喝完才發現小護士的欲言又止。
「那個......蝴蝶大人說因為水柱大人工作起來就...

【煉義】月圓夜

終於搞定好外連了

總之走評論

新手就請多見諒,出問題我馬上補

私心打一下Tag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510247

【ALL義】那個藥劑、神奇

【ALL義】那個藥劑、神奇

注意事項:
※自己寫開心
※繁中注意
※一發完
※有哭唧唧軟綿綿義跟爆走義出現
※假全員向
※問就是忍姐姐的神奇魔藥
※ooc一定有
※以上可以接受往下↓

「好了,這杯藥是最後一杯,富岡先生可以出院了,蝴蝶大人交代您這幾天先不要出任務,畢竟您才剛康復。」神崎葵遞給富岡義勇一杯藥,邊收拾著其他東西,邊叮囑著。

富岡義勇沉默的一口氣喝掉藥,由於以前的藥都苦的不行,他這次也跟往常一樣,憋著一口氣喝掉,喝完後才發現味道跟以前不同,不太苦,反而有點甜甜的。

正想開口問,蝴蝶忍走了進來,「葵,你看到我放在調藥間的杯子了嗎?那裡面放的是試作品的藥劑呢。」富岡義勇看看蝴蝶,又看看手上的杯子...

来自湾家,随性开坑
掉坑艾尔、鬼灭
鬼灭主吃义右
文cos雙修
!!文章會隨性清理!!

© 燕子长年坑断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