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长年坑断腿

【ALL義】那個藥劑、神奇

【ALL義】那個藥劑、神奇

注意事項:
※自己寫開心
※繁中注意
※一發完
※有哭唧唧軟綿綿義跟爆走義出現
※假全員向
※問就是忍姐姐的神奇魔藥
※ooc一定有
※以上可以接受往下↓

「好了,這杯藥是最後一杯,富岡先生可以出院了,蝴蝶大人交代您這幾天先不要出任務,畢竟您才剛康復。」神崎葵遞給富岡義勇一杯藥,邊收拾著其他東西,邊叮囑著。

富岡義勇沉默的一口氣喝掉藥,由於以前的藥都苦的不行,他這次也跟往常一樣,憋著一口氣喝掉,喝完後才發現味道跟以前不同,不太苦,反而有點甜甜的。

正想開口問,蝴蝶忍走了進來,「葵,你看到我放在調藥間的杯子了嗎?那裡面放的是試作品的藥劑呢。」富岡義勇看看蝴蝶,又看看手上的杯子。

神崎葵僵硬的轉頭看向蝴蝶忍,「我以為那是富岡先生的藥,拿給他喝了……」「哎呀?」蝴蝶忍微微驚訝了一下,接著表情變的莫名的開心,總之是跟平常特別不一樣的開心,富岡義勇不太懂,但這不妨礙他認為這個藥會有奇怪的藥效。

「它會有什麼效果?」富岡義勇開口,表情有點疑惑。「這個嘛,它是自白劑,簡單來說就是會讓人說出真話,不過目前還在測試階段,確切效用跟副作用都還沒確定。」忍以平常的語調說出來的話讓義勇內心總有種不妙的感覺。

下一秒,預感成真。「既然富岡先生喝下去了,就順便幫我當個測試員吧?我想看看目前有什麼副作用跟效用時間呢。」義勇眨了眨眼睛,視線在忍跟杯子上幾個來回後,默默低下頭,明明想沉默卻又開口:「我不想當測試員......」眼裡霧濛濛的,看上去頗有種可憐兮兮的感覺。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蝴蝶忍是真的被義勇一臉要哭不哭的臉萌到了。
----------
為了測試自白劑的效用,蝴蝶透過鎹鴉給其他的柱們和那些跟義勇相熟的後輩們送了信,請他們盡速來一趟蝴蝶居。

頗令蝴蝶忍意外的,第一組來的人居然是不死川兄弟黨還有自家繼子。婉轉的詢問來的這麼早跟為什麼同時出現的原因,得到的答案是:實彌陪玄彌回蝴蝶居複診,剛從香奈呼那邊出來就收到訊息,乾脆一起來。

忍點點頭,接著仔細的講述義勇發生的事。不死川實彌一聽到富岡義勇發生的狀況,臉上的表情立刻變得興致高昂,「所以現在不管我說什麼他都會回答?不會有任何一句假話?」

蝴蝶給了他一個肯定的微笑,她大概猜的到不死川實彌想問什麼。

實彌沉下臉,看起來頗為凶狠,他伸手拽過富岡義勇的領子,「喂,你這傢伙,你說跟我們不一樣,到底不一樣在哪?啊?」義勇被他拎著領子,多少有些不舒服,加上對方又戳到傷心事,跟不死川實彌對望的第一眼,他哭了。

沒錯,就真的這麼哭了,眼淚一滴滴的往下掉,是那種完全沒有聲音,讓人心疼的沉默哭法。

在場的四個人被他這麼錯不及防的一哭弄得手忙腳亂,忍急忙指揮香奈呼去拿衛生紙,一邊念叨著「哎呀不死川先生問就問幹什麼動手呢。」一邊好言好語哄著義勇,不死川玄彌則趕緊把他那個整個錯愕到慌慌張張的哥哥往後拉遠了點。

門突然被拉開,「打擾了蝴蝶小姐,我聞到了有誰在哭的味道......?」打開門的炭治郎越說越小聲,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在掉眼淚的義勇。

「發生什麼事了?」由於炭治郎擋在門口,只好仗著身高從少年腦袋上看房內場景的宇髓天元跟煉獄杏壽郎,不看不知道,一看整個都錯愕了。

「炭治郎,發生什麼事了阿?」被兩個高大男人堵在後面的善逸和伊之助一左一右的從他們下方鑽了出來,然後跟著一起錯愕。

那個總是一張酷臉沒什麼表情的富岡義勇居然哭了?是天要下紅雨還是太陽要打西邊出來了?

「別站門口了,你們先找個地方坐著,葵你跟他們講解一下現在的狀況。」忍看著他們一臉震驚的堵在門口,要是不喊個人顧他們,大概她的蝴蝶居會一直有這五尊雕像在。
----------
又是一番解釋後,房間內成功收穫了五個「欸——」的長音,然後同時看向義勇。

已經停止掉淚的義勇被看的有點發毛,默默的調了個位子試圖遠離視線。

「那麼,為了讓我了解藥的副作用和持續效用,就麻煩大家幫我問問題做測試了喔。當然不問上面的問題也是可以的呢。」忍就這麼拍板定案,並且遞給大家一張有寫著問題的紙張。

首先是由煉獄提問,他掃了一下紙張上的問題,選了一個他也好奇的,「富岡的羽織,為什麼是一半的呢?」
「為了紀念故友。」義勇的表情十分淡定。
「你自己縫上去的嗎?」
「嗯。」
「你什麼時後學的針線活?有戳到手過嗎?」
「從小跟著姐姐學的,剛學時手上都是傷。」
「我的羽織很常破掉,但拿去補總不合我的心意,富岡你能不能幫我補?我跟你的住處比較近,這樣我也能隨時看看完成度。」
義勇歪了歪頭,「……?我覺得隊士補的也挺好看的,如果我有空的話。」
煉獄杏壽郎成功Get水柱大人親手縫衣服的待遇。

其他人:不知道為什麼總有種好像輸了的感覺……
香奈乎、玄彌:富岡前輩意外的很賢慧?【震驚.jpg】

「好了下一個——」蝴蝶忍拍手換人。

「我我我!」炭治郎高高舉手,「義勇先生喜歡我嗎?」「喜歡。」義勇秒達。病房裏突然一片沉默,除了義勇之外的其他人表情都很怪異。

義勇有點茫然,他又沒說錯,喜歡就是喜歡了,還能怎麼樣?似乎並未意識到喜歡也是有分很多種的。

「那我呢!」善逸跟伊之助突然的湊到義勇面前。「都喜歡。」義勇給了他們回答,甚至伸手揉了揉他倆的腦袋。

唔,頗為意外的柔軟。反正他現在身體也不是自己控制的,幹嘛不順著。義勇心安理得的丟包給忍的藥劑。

「義勇先生!我也要摸摸頭!」炭治郎不甘示弱。義勇也摸了摸他的腦袋。

「富岡,你現在是什麼要求都答應嗎?」一旁的宇髓開口,臉上看不太出表情。

「要看是什麼,能力範圍的話。」宇髓站起身,走到他面前,「那麼,讓我抱一個。」也沒等人反應過來,直接伸手抱住義勇。

抱的時間沒多久,宇髓便鬆開了手,十分認真的看著義勇,看的義勇有點恍惚。宇髓是真的長的很好看,扣掉奇怪的妝的話。下一秒,義勇就不這麼覺得了。

「富岡,我發現你比我想像中的矮欸,我的頭可以放在你的腦袋上了。」

又一次的靜默,這次所有人都能感覺到富岡義勇周身的氣場沉重。一向冷靜的水柱大人非常不冷靜的拿起木刀,「水之呼吸,四之型,擊打潮!」

「富岡!你這是違反隊規!」音柱嘻嘻哈哈的躲過水柱的攻擊,頗為歡樂的跑了出去。

剩下在蝴蝶居裡的眾人滿臉茫然。原來富岡/義勇先生這麼在乎身高的嗎????

據說當天在蝴蝶居周圍的人都有幸見到爆走的水柱大人追殺音柱大人的畫面,主公大人甚至沒有要制止的意思。

這件事情廣為流傳,不過除了親眼見到的人之外,大部分人還是不太相信水柱大人真的提刀追著音柱大人跑,要說是風柱大人還比較有可能。


-END

最近跌坑鬼滅,我之前都沒想過自己會下坑,完全就是真香的那個

看的第一眼就喜歡上富岡義勇的顏,結果越看越覺得他怎麼這麼可愛我的天

然後就誕生的這篇

不要紅心不要藍手,就希望有人能跟我聊天嗚嗚

沒有也無所謂啦......

评论(29)
热度(471)

来自湾家,随性开坑
掉坑艾尔、鬼灭
鬼灭主吃义右
文cos雙修
!!文章會隨性清理!!

© 燕子长年坑断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