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长年坑断腿

【all義】那個藥劑、測試

【all義】那個藥劑、測試

※繁中注意
※嚴重ooc,真的超級ooc,通篇沙雕全員智障
※其實不太算後續啦
※請跟我一起喊:忍姐姐最棒!
※幼義軟綿綿,另外還有吐槽義出現
※不要在乎細節
※時透有記憶設定
※柱全員到齊,有一點蛇戀,就不特別打TAG了
※基本上文裡的粗體字就是內心想法
※好了以上↓

口好渴。任務回來的路正好在蝶居附近,富岡義勇稍微繞了點路去找蝴蝶忍借杯水喝。
「稍等一下喔!」小菜穗聽了他的要求後,頗有活力的跑開。富岡點點頭,站在門口等著。
沒過多久,小菜穗走回來了,拿著一杯透明液體給他。他想都沒想就接過來喝下去了。

喝完才發現小護士的欲言又止。
「那個......蝴蝶大人說因為水柱大人工作起來就常常忘記休息,所以水裡面有加安眠成分,並交代要水柱大人進來休息一下。」
……?以前有這樣嗎?富岡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又找不到什麼反駁的理由,不忍心看小孩無措的樣子,他還是跟著女孩進了蝶居。

一路走著,眼皮越來越沉,呵欠連連,腳步也越來越沉重,好不容易走到了病人的休息房,富岡把鞋襪脫掉後便躺在床上縮成一團,很快的便睡著了。
「已經睡著了嗎?謝謝妳喔。」蝴蝶忍摸摸小菜穗的腦袋,並告訴她可以去休息了。
她揮手叫來自己家的鎹鴉,請牠聯絡全部的柱過來蝶居一趟。
「那麼,這次會有什麼樣的狀況呢?」抱持著愉快的心情,蝴蝶忍打開了用來招待的客居。

—————————

「小忍,我們已經坐在這裡很久了,到底有什麼事情,要大家全來這裡呢?」剛回到住所就被家裡的鎹鴉催著來蝶居一趟的甘露寺蜜璃疑惑的問著。
「難得大家有空嘛,喝茶聊天聚一聚沒什麼不好的阿。」忍微笑著回應。
甘露寺還想說些甚麼,女孩子的聲音出現,打斷了她。

是蝶居裡的小清,「蝴蝶大人,病房的水柱大人醒了,不過狀況……」
「蝴蝶!」小清的話還沒說完,一個看起來約莫10歲的孩子便衝了進來。
他的身上還穿著過大的隊服,這樣猛衝沒注意的後果就是……踩到自己的衣服,正面朝下的跌倒了。
「好痛……」小孩捂著自己撞傷的腦袋,一臉快掉淚的表情。

「哎呀,富岡先生真可愛。」忍的一句話炸的全員震驚成圖片。
「這小孩是富岡?!蝴蝶你沒在開玩笑吧!」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宇髓天元滿臉不可思議。
忍回給他一個微笑,「沒有喔。」隨後招手讓小清帶著小孩去換衣服。

小孩抓起羽織和隊服的下擺,艱難的一步一步跟著小清去換衣服。
孩子困擾的表情加上稚嫩的臉蛋,不管怎麼看都可愛的不行。
等孩子離開後,整間客居吵成一片。
忍微笑的看著這群人為了待會誰可以先抱富岡還有富岡變成孩子的手感怎麼樣而吵成一團。
你們這群人太天真了。握有最大殺器的蝴蝶忍想。

—————————

義勇換好衣服回來後,便發現同事們的眼神不太對勁,還沒來得及仔細思考甘露寺就湊了過來。
「富岡先生!我可以抱你嗎!」他原本想拒絕的,可是看著少女亮晶晶又充滿期待的眼神,他怎麼也狠不下心說出拒絕的話。
只是一下下應該沒關係吧……?義勇點頭。然後就被甘露寺用力的抱了個滿懷。

「小小的富岡先生好可愛啊——」甘露寺用臉頰蹭了蹭,發現孩子的手感比她想像中的還好。
一旁的伊黑臉黑的鍋底差不多,似乎在碎念著什麼,不過聽不太清楚。
甘露寺把懷裡的義勇獻寶似的抱到伊黑前面,「伊黑先生你看!小小隻的義勇先生好可愛!」

伊黑盯著義勇看,義勇也盯著伊黑看。很突然的,伊黑伸手把義勇還帶著點嬰兒肥的臉頰往兩邊捏,沒怎麼控制的力道把義勇痛的掉淚。
煉獄手疾眼快的把小孩抱了過來。
「伊黑!不可以這樣!會痛的!」也許是家裡有幼弟的關係,煉獄抱著孩子的動作特別熟練,總之義勇在他懷裡坐的很舒服。

不過才窩沒多久就被宇髓拎起來了。沒錯,是拎,他現在正被宇髓單手提著衣領,脖子上的不適感讓他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淚又開始一顆一顆的往下掉。
小孩子的身體真的很不耐痛。他想。
「富岡!」煉獄伸手想將人搶回來,不過音柱靈活的閃躲讓他抓不到空隙。
被他拎著的義勇就這麼跟著他的動作晃來晃去,晃得他頭暈,完全講不出話來。
「富岡看起來玩得很開心,對吧富岡!」
「並沒有!玩的開心的人是你吧宇髓!」煉獄想都沒想的反駁。
對你個頭!誰家的小孩是用拎的在玩耍!臉色發白的義勇跟著在內心吐槽,絲毫沒發現自己已經自動帶入小孩這個角色。

拎著他的感覺突然消失了。他被岩柱悲鳴嶼抓了過去,然後放在肩上。
「宇髓,小孩子是不能這樣拎著的,要讓他飛高高。」
「好高......」悲鳴嶼先生,我很感謝你把我從宇髓手上救了下來,可是你好高。坐在悲鳴嶼肩上的義勇臉色更蒼白了,眼淚巴搭巴搭的直往下掉。

一旁的風柱翻了個大白眼,走過去把義勇抱了下來。
「悲鳴嶼先生,別跟著胡鬧,還有宇髓,你是哪根筋不對?你看過誰拎著小孩跑了?」不死川一邊罵著,一邊小心翼翼的把義勇放回地板上,卻發現小小的義勇盯著他看。
「幹什麼你,想打......」架字還沒出口,小孩子香香軟軟的身體便抱了上來。
孩子似乎很開心,「謝謝你,不死川。」
不死川實彌不得不承認,小義勇的殺傷力真的很強悍,某方面來說。
義勇看著表情放空的不死川,有些茫然的在他面前揮了揮手。

「富岡先生——」蝴蝶喊他。他一眼看過去,發現忍的面前放了一碗鮭大根。
小孩的眼睛一亮。
「別管不死川先生了,來坐我腿上吃鮭大根吧。」
小孩滿臉的糾結。
「反正富岡先生現在是小孩子的樣子嘛,一點都不奇怪喔。」蝴蝶忍再次發出邀請。
義勇被說服了,小跑步著窩進了蝴蝶忍的懷裡。抱著懷裡的小義勇,蝴蝶忍朝其他柱笑了一下。
「等等蝴蝶!妳這樣也太詐了吧!妳剛剛明明沒加入討論!」宇髓抗議。
「義勇先生是自願坐過來的喔,這不在你們剛剛討論的規則裡。」忍依然是一貫的微笑,不過那個笑容在其他人眼裡怎麼看怎麼嘲諷。

於是就這麼混戰起來了。
小小的義勇艱難的從戰圈裡爬出來,看到時透無一郎仍好好的端坐著。
「富岡先生,」少年看起來有些侷促,「我能拜託你一件事情嗎?」
義勇歪了一下腦袋,表示疑惑。

「就是啊,我是家裡的幼弟,來這裡也因為年齡的關係,所以都被大家當成弟弟,我想體會看看當哥哥是什麼樣的感覺,能不能、請你喊我一次哥哥呢?」
「......為什麼不拜託炭治郎?」
「炭治郎也比我大啊,而且還是家裡的長男,富岡先生現在的外表剛剛好。」
義勇糾結了一下,而後想到剛剛蝴蝶說的,反正他現在是個孩子,一點都不奇怪。

他側坐上時透的腿,伸手抱住他,「時透哥哥。」
霞柱愣了下,而後輕輕的回抱住他。「謝謝你,富岡先生。」
義勇遙遙頭,原本想說不用謝,止不住的睏意卻讓他打了個呵欠。
「富岡先生休息一下吧。」時透笨拙的拍拍他的腦袋。睏的不行的小孩很快就睡著了。
看著小孩睡的香,被傳染睏意的時透無一郎也跟著閉上眼。

柱的混戰一直持續到甘露寺發現兩個少年睡著要大家安靜後才停止。

—————————

幼年義勇一直維持了一個星期才變回去,這一個星期裡類似的戰爭不斷上演。
後來,變回原本身體的富岡很長一段時間不敢再去蝶居。被同事嚇的。


—END
打完後的感想:我到底打了啥小(。
總之湊合著吧這樣
已經開始不朝吐真劑這個方向發展的忍的藥劑,事實上是珠世女士協助調配的喔!(不重要

评论(15)
热度(395)

来自湾家,随性开坑
掉坑艾尔、鬼灭
鬼灭主吃义右
文cos雙修
!!文章會隨性清理!!

© 燕子长年坑断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