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长年坑断腿

【all義】生理期的女孩子

注意事項:
※老樣子繁中
※女扮男裝的義勇小姐(?)
※單純寫開心
※全員存活向,但是沒有全員出場
※沙雕智障歡樂向,細節不要太在乎
※嚴重ooc,真的超嚴重,超級嚴重
※九柱:雙水柱錆+義、花柱香奈惠、岩風蛇戀音炎
※錆義比較明顯
※以上

1.
蝴蝶忍一直覺得,死直男富岡義勇唯一一個不直男的點,大概就是對於女孩子生理期的看法。
出於好奇,她曾經有一次問過男性隊友對於女孩子一個月會造訪一次的好朋友有什麼看法。
除了幾個少數特例,比如三個老婆的宇髓天元之外,大半的男性都是一知半解,甚至臉紅。
她還以為富岡先生會給出什麼氣死她的答案,但意外的了解頗多,甚至知道該怎麼照顧。
直到這次的柱合訓練。
開始訓練前蝴蝶忍就已經察覺到富岡的臉色不怎麼好看,她開口詢問富岡要不要休息或者吃藥,得到的答案是否決的。
還來不及把人攔下,他便離開去找風柱。
現在想想,她還真應該強行把人留下的,省的現在要被這群有病的男性煩。

2.
雖然否決了蝴蝶休息的提議,富岡義勇心裡還是有點沒底。
跟風柱不死川實彌打也沒什麼,風柱的攻擊一向狠辣而刁鑽,能很好鍛鍊自己的閃躲還有反應力。
但問題是她今天是第一天。
當上柱之後經常日夜顛倒的巡邏,加上自己有時候一忙起來就滴水不進的,導致自己現在生理期特別不穩定,症狀也跟著不穩定。
這不,被蝴蝶忍看出臉色蒼白,小腹有一點隱約的脹痛感,不曉得待會會不會加劇。
趕緊打完趕緊走吧。
她這麼想著,跟不死川說了一句趕時間,卻收到了風柱的怒意。
富岡義勇不是很理解他到底在氣什麼。


3.
對打到一半,她一個分心被不死川擊飛出去。
腦袋有點暈,富岡義勇搖搖晃晃的靠著木刀站起來,想拿起刀擋住風柱的攻擊時,一個令她意外的身影擋在她面前。是炭治郎。
「不死川先生,麻煩請您住手!義勇先生受傷了!」
師弟的話讓她滿臉茫然。
她哪時候受傷了她怎麼不知道?
「讓開!不然我連你一起揍!」
「不行!義勇先生身上有傷!我聞到血腥味了!」
「他身上有傷打到惡化關我屁事!讓開,現在是訓練時間!」
「就算是訓練時間也一樣!」
富岡義勇慌慌張張的想阻止這兩個人吵架,卻發現他們好像沒有要理她的意思,越吵越兇。
炭治郎的鼻子很靈,聞到的血腥味是什麼她完全清楚,為了這種傷口不傷口的情況打架……有點蠢。
眼看兩人簡直快要打起來,富岡義勇一陣頭暈,陷入一片黑暗。


4.
「義勇!」試圖讓風柱住手別想著打傷患的炭治郎,是直到旁邊傳來錆兔的聲音才發現水柱的情況不太好。
富岡義勇的皮膚本就偏白,距離近一點才能看出他的面容毫無血色,額上冒著一層薄汗,眉頭緊皺。
炭治郎和不死川實彌立刻停止吵架,緊張的跟著查看富岡義勇的情況。
三個男人圍著富岡義勇,討論該怎麼辦。
「錆兔先生,剛剛我有在義勇先生身上聞到血腥味,先查看義勇先生身上有沒有傷口吧!」炭治郎擔心的提議,得到錆兔的同意和風柱的沉默。
結果三個男人左看右看就是沒看到傷口在哪。
「總之,先把人帶去蝶居,給蝴蝶看看吧。」錆兔一邊說著一邊把人背起來,意外的發現義勇比他想像的輕了很多。
遲鈍的錆兔並沒有想太多,只當是義勇沒有好好吃飯才這麼輕。


5.
安頓好了富岡義勇,並把三個明顯關心過度的男人毫無耐心的請出去,蝴蝶忍覺得自己腦袋有點疼。
她算是知道,在她心裡就是個死直男的富岡義勇,對於生理期為什麼會這麼了解。
因為,這個長期日夜顛倒不吃飯,不好好照顧自己的傻瓜是個女孩子!!!
蝴蝶忍在聽三個男人七嘴八舌的講解事情原委時,越聽越覺得症狀跟生理期很像,所以她先把三個男生留在外面,自己留在裡面檢查。
結果富岡義勇還真的是女孩子,正值生理期,蝴蝶忍都不知道該罵什麼了。
她還在頭痛要怎麼解釋富岡義勇的狀況,門外三個心急的男人就衝了進來。
不就還好她已經幫富岡義勇穿好衣服了。
也因此她剛剛才用可以算是毫無耐心的語氣趕人。
看著熟睡的義勇,蝴蝶忍伸手戳戳她的臉頰。意外的手感很好,忍又多戳了幾下。


6.
富岡義勇暈倒的消息很快便傳遍整個鬼殺隊,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總之九柱都來了。
蝴蝶忍原本還在想著要不要解釋一下富岡義勇的性別這個問題,躺在床上的那個人悠悠轉醒。
她滿臉困惑的看著周圍一圈的人,不明所以,想問一下現在的狀況,結果立刻被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轟炸。
「義勇先生!您身上的傷口還好嗎?」
「義勇,你剛剛突然暈倒了,你最近有好好吃飯嗎?還是傷口裂開了?」
「身上有傷還不好好休息,你以為你是鐵做的?」
話題不外乎就是要她好好休息注意傷口保養要記得吃飯早點睡覺......這些類似老媽子的囉嗦,義勇完全不知道該從哪裡解釋她是個女孩子這件事情,腦子裡還有點暈。
「稍微打個岔一下,」站在門旁的真菰有點聽不下去,「義勇,你沒跟他們說過你是女孩子這件事嗎?」
全場靜默三秒,除了已經猜到的蝴蝶忍跟蝴蝶香奈惠之外,其他人全炸了。

7.
最近總能看到那位獨來獨往的水柱大人身邊多一個人,這讓隊士們覺得很驚訝。
不過每天的人都不太一樣,大多數時間是灶門炭治郎,有時候是另一位水柱大人,炎柱大人也會出現,甚至有人宣稱自己看到風柱大人難得沒有跟水柱大人吵架,臭著一張臉待在旁邊。
花柱偶爾會帶著妹妹和戀柱來找水柱聊天,不過是真的很偶爾就是了。
不明所以的隊士們只感嘆著柱們的感情真好。


8.
當事人富岡義勇腦子有點疼。她很多事情都不太在乎,就好比她因為名字太過男性化而總是被人當成男孩子這件事。
結果現在同事們一個比一個還要神經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的,她只要一走出住處沒多久就會有一個人跟著,回住處的時候錆兔還會用各種很爛的藉口來她房間一起睡覺,她再遲鈍都覺得有點煩。
拜託,監視都沒有這麼跟的好嗎!
義勇憤恨的拿著筷子戳鮭魚,一向最喜歡的食物擺在眼前,她居然能沒胃口甚至動手戳爛它,就知道她內心有多抓狂。
雖然最後還是好好吃完那盤炭治郎做的鮭大根,但她心裡總覺得憋著一股火,無處發洩。
鬼殺隊的隊士們都說,水柱大人的低氣壓似乎越來越嚴重了。


9.
終於在三個月後,某次的全隊集會上,被錆兔要求一定要有一個人跟著的富岡義勇,暴怒了。
一向沒什麼脾氣的人生氣起來總特別嚇人,她陰著臉,握筷子的手重重拍桌,聲音大到讓周圍隊友嚇一跳,「我就是連回去小小午休一下都有人跟,冰不能吃水果不能碰的,煩不煩啊你們!我都幾歲了!這點小事我能不知道嗎!蝴蝶從上次也有開補藥給我吃調養身體,頭暈貧血的症狀早就沒了!現在頭痛就是嫌你們太囉嗦!我吃飽了,回去休息,誰要跟來我就揍誰!」
一旁看好戲的蝴蝶忍頗為意外的挑眉,她還以為富岡義勇是真的沒脾氣、柔軟似水的女孩子呢。
不過,水平靜時是真的平靜,暴走起來的滔天駭浪也是能嚇傻一群人。
比如旁邊那群目瞪口呆,下巴接不上的男生。


10.
總而言之,對於富岡義勇來說形同高壓統治的跟監生活算是結束了,在這次的暴走之後。
富岡義勇的惡夢結束了,蝴蝶忍這裡卻有了一個新問題。
「錆兔先生,蝶居很忙,不接受戀愛諮詢,你要是覺得富岡小姐很可愛麻煩自己去跟她說。」蝴蝶忍皮笑肉不笑,「現在,請你直走左轉,從蝶居滾出去。」
把錆兔丟出去,正打算去休息時,玄關又傳來敲門聲,忍嘴角微抽的打開大門,門口站著的少年表情略微羞澀。
「那個,蝴蝶小姐……」炭治郎話還沒說完,門就被蝴蝶忍用力關上,門後傳來少女抓狂的聲音。
「覺得富岡小姐很可愛就麻煩給我去告白!一個兩個的都來蝶居,我看病但不看腦子有病!」
情竇初開的人真是煩死了!
憤怒的忍把桌上所有萩餅零食類的東西收拾好,拿去給幾個孩子和年紀小的病患們分著吃了。
然後收到被蝴蝶香奈惠拜託來協助照看病童的富岡義勇少見的笑容。

—fin


後記:
最大贏家還是蝴蝶忍姊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出門前偷偷更新一下,今天cwt我還在這裡不務正業(?)
不求紅心藍手就想要評論可以聊天

以上!感謝點進來看智障文筆的你們!


评论(15)
热度(677)

来自湾家,随性开坑
掉坑艾尔、鬼灭
鬼灭主吃义右
文cos雙修
!!文章會隨性清理!!

© 燕子长年坑断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