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长年坑断腿

【all義】那個搞事、花魁

注意事項:

※繁中注意
※自己寫好玩
※OOC嚴重
※只是單純想看女裝師兄
※以鬼滅學院為主軸的現pa
※錆兔跟義勇同年,這個是唯一跟學院不同的設定
※有一點蛇戀,不特別打TAG
※亂七八糟,我到底在打什麼
※全員有前世記憶


「大家準備好了嗎?」蝴蝶忍的視線一一掃過在場所有人。

社團裡每個男性成員幾乎都是滿臉緊張,沉重的表情感覺像是要跟手上的那跟簽打起來似的。

莫名奇妙被拉來的眾老師們也是滿臉的凝重。

一臉輕鬆的大概只有女孩子們。

「那麼,三、二、一!」隨著蝴蝶忍的倒數,所有人一同打開自己手上的紙簽,並且仔細看著上面有沒有特別的記號。

富岡義勇一向波瀾不驚的面孔有些微裂。

還真的是很明顯的記號,白色的紙簽上用黑筆寫著大大的“恭喜!”

恭喜個啥啊喂!

富岡義勇試圖裝死把那張紙簽銷毀,被隔壁看熱鬧不嫌事小的宇髓天元抓著手,高高舉起,「呦,看來是富岡抽到了喔!」

「放手。」富岡被宇髓拉的一個重心不穩,再加上身高差的優勢,他幾乎是整個人趴在宇髓懷裡被他壓制,雖然只壓制了一下富岡就用手肘用力撞擊宇髓腹部掙脫,但他依然不爽。

他也不知道這群人哪根筋不太對,居然提議社團要在學院祭上出一個花魁,說什麼從以前就有這個吉原街任務,正好紀念一下……

「那就麻煩富岡先生了哦,你只要人出現就好,其他我們會幫你搞定的。」不知道為什麼,蝴蝶忍看起來非常開心,其他人也是一臉的看好戲。

富岡還能說啥?怕是要跑不見了這群人都會把他抓回來,他只能做最後的妥協。

「我不要宇髓化妝。」結果宇髓一聽,炸了,「什麼?你居然敢拒絕華麗的祭典之神?我跟你說……」

宇髓話還沒說完便被另一邊的不死川塞了滿滿一嘴的零食。

「好了你安靜,閉嘴吃零食。」對於宇髓天元的妝容,他很難得的跟富岡持相同意見,應該說,整個社團裡就沒有一個人會同意他的神奇妝容好看的。

—————————

文化祭當天,一向早早到校的富岡義勇很難得的拖拖拉拉到最後一刻才進到教師辦公室,接著馬上被一群人拖進更衣間裡換衣服。

更衣間裡已經擺好一整套的、看起來超級重的花魁和服,那個拖尾長的讓他嚴重懷疑自己會不會走到一半踩到跌倒。

大概是看他臉色不太好,蝴蝶香奈惠拍拍他的肩安慰他:「放心,衣服我們特別選最輕的料子,後面的拖尾會控制,不會讓它太長,而且也會有人幫你抓著的哦。」

富岡滿心無奈,眼神死的任由這群女孩子們隨意折騰。

和服的確如她們所說的不太重,抑地的部分也被她們調整好,不會讓他難以行動;他原本總亂七八糟不受控制的長髮不知道被抹了什麼東西,在女孩子們的手裡變的柔順好造型,編起繁複的髮型,至少富岡義勇沒看懂她們怎麼弄的;化在臉上的妝容也是,他只是聽從女孩們的指示,抬下巴、閉眼、睜眼、往上看、斜眼看、各種看.....

結果全妝髮完成後,他幾乎認不出鏡子裡面的那個人是他。

鏡中的人,眼角微勾,卻比平常的眼睛更為柔和了點,往常冷厲的鳳眼變的勾人心魄;原本稜角分明的面孔不知道怎麼弄的,多了幾分女氣,卻不會怪異;嘴唇化上紅豔的口紅,微微勾起的唇角,明明在以往看著像冷笑,這次怎麼看都像個少女羞答答的溫柔微笑。

和服似乎有特別重新設計,改過版型,比起以往看過的花魁包的更緊,只露出形狀姣好的鎖骨,比膽大奔放的花魁們少了幾分性感,多了幾分禁慾。

總的來說,就是個大美女,還是那種小說上說的,一舉一動都能引人注目惑人心弦的絕世大美女。

富岡義勇的眼神更死了,雖然這樣完全無損於鏡中人的美貌,反而別有韻味在。

蝴蝶忍內心都快笑死了,作為少數看的懂富岡義勇表情的人,她完全看的出來這個男人漂亮的臉蛋下藏著的眼神,「這可是我們的心血傑作喔,包準你出去一堆人被你迷的神魂顛倒。」

富岡義勇撇向跟他頗為相熟的少女,眼神像是在說"我一個大男人要把別人迷的神昏顛倒幹嘛。"

「好了富岡先生,別不情願了,我們走吧~」蝴蝶忍笑得非常開心,交代初中部的小菜穗、小清和小澄顧著拖尾,硬是把人哄出更衣室,準備好好嚇嚇其他男性成員。

結果在外面等的其他人集體石化。她看了看,幾乎全員到齊,一半人的表情是"(逼--)這誰!!!!!",另一半則是"(逼--)哪來的大美女!!!!!"

總之驚嘆號超級多,這群人表情震驚的連下巴都要接不上了。

門口的一個女性的溫柔聲音讓所有人回神,「哇~義勇你好美喔~」眾人滿臉疑惑的看著女性,就見總是平靜無波,連剛剛也是一臉無所謂的富岡義勇非常震驚,衝過去的速度像是衣服毫無阻礙一般,臉上揚起的笑讓在場所有人看傻了眼。

富岡義勇會笑????而且笑起來也太美了吧????所有人的表情統一。

「姊姊,妳怎麼來了?」聲音裡的驚喜怎麼都藏不住。

姊姊?!眾人更震驚。

仔細一看的確能看見女人跟富岡義勇非常相像的眼睛,尤其是現在的義勇眼妝又偏向女孩子。

「今天不是你們學校的文化祭嗎?當然要來了。」富岡蔦子溫柔笑著。富岡義勇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轉過頭詢問起其他人的意見:「等等姊姊能不能跟我一起走?」眼裡閃著的光簡直能瞎人眼。

還能說什麼?當然是同意啊!先不說一起走這種小事,就光富岡義勇現在這張美到超越性別的臉,誰能拒絕他的請求?眾人一致瘋狂點頭。

「對了,富岡先生,我們原本定案說有一個人陪你逛文化祭,既然你姊姊來了就不特別排了喔。」蝴蝶忍的笑容在其他人眼裡怎麼看怎麼不懷好意。

「義勇先生!你穿這樣的衣服肯定不好活動,我來替你和蔦子小姐提東西吧!」炭治郎第一個先反應過來,開什麼玩笑,義勇跟蔦子小姐走了那不就看不到義勇先生的美了嗎!

「蔦子姊姊,我跟你們去吧,我能跟你說說義勇在學校發生的趣事!」錆兔不甘示弱跟著開口,仗著跟義勇青梅竹馬的交情打出感情牌。

結果整間教師辦公室鬧哄哄的吵起來,連伊黑和時透兄弟都跟著鬧,雖然前者主要是陪著甘露寺胡鬧,後者兩個單純覺得這種戰爭很好玩來湊一腳而已。

最後還是富岡蔦子說讓大家一起去才結束這場爭吵,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去逛文化祭了。

蝴蝶忍沒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富岡先生沒有自己特別想一起逛的人嗎?」

富岡義勇眨眨眼,表情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委屈,「只想跟姊姊逛......可是姊姊說沒見過大家想看看......」

看來社團裡沒人得到花魁義勇的青睞呢。蝴蝶忍覺得自己都快憋笑到內傷了。

—————————

文化祭結束後的學院論壇出現一個主題:

【鬼殺社團的那個美女花魁有誰知道她的聯繫方式嗎!!!!或是知道她是誰!!!】

它只曇花一現一分鐘就被迅速刪帖,但架不住UP主就算被封10個號還是想知道的決心,這主題迅速的在學院論壇裡面擴散。

整整一週都沒有沉寂掉。

直到鬼殺社團的社團活動紀錄出現後才消停。

富岡義勇頭痛的看著自己被各種情書巧克力鮮花什麼的堆的滿滿的辦公桌。

他要是下次再同意這群人穿女裝他就先把他們幹掉再切腹。



後記:
女裝只有零次跟無數次喔富岡先生σ`∀´)σ
這篇就是特別突然的亂七八糟產物,其實原本只是想看師兄當花魁(好
說不定師兄還會是整條吉原的第一花魁喔´-ω-)b

评论(6)
热度(222)

来自湾家,随性开坑
掉坑艾尔、鬼灭
鬼灭主吃义右
文cos雙修
!!文章會隨性清理!!

© 燕子长年坑断腿 | Powered by LOFTER